直   心

 

Dear C君:

今天跟你們分享一則故事。有一天我載著老婆、岳母,帶著水果前往大岡山OO寺的精舍拜訪師父們,順便讓岳母禮佛。由於精舍中幾位師父早在出家前和岳母就已熟識,而老婆高中時有一段時間還曾寄住在精舍裏,一方面讀書,一方面和出家師父們共同生活,故大家極為熟稔(除了我之外)。師父對家人熱烈招待,禮佛完畢,閒話家常,中午招待家人在精舍吃方便齋。雖說”方便”,但滿桌八、九道菜看起來可不方便。吃了幾口之後,師父過來招呼,一會兒問我們菜夠不夠吃,一會兒面帶憂色地詢問我們,新來的伙房口味較淡,不曉得高麗菜會不會不夠鹹?大夥兒也都客氣地回應了幾句,師父還是不放心,因此夾了ㄧ口試吃,果然發現全無味道,因此著急地向我們說明,並連番致歉,怕我們吃不習慣。

我終於忍不住放下了筷子,請師父就坐,然後告訴他:「師父,你不應如此忙碌與多事。禪宗有云:『直心是道場』!修行人應直心而住,心無雜念,就這麼做,就著麼行去;一心坦然,物來則應,過去不留。吃飯就吃飯,睡覺就睡覺,哪來那麼多枝微末節的事在煩惱!今天有信眾來禮佛,你請他們誠心禮佛便是,過午吃個方便齋,就讓他們方便隨緣即可,菜好不好吃,飯夠不夠香,哪是你出家人的事? 眾生來拜佛,隨緣吃個方便齋,若還嫌菜色不好,口味不對,那也是他們自身的業障習氣,也不干你的事嘛。出家人修行應該戒、定、慧在心,不宜自招煩惱,破壞清明」。 師父聽完愣了ㄧ下,說道:「對呀!難怪我的師父老是罵我心不清淨,靜坐時老無法入定,總坐不住。」,說完後請我們慢用,便離開了。

你們聽了或許會覺得我太過逾越規矩,然而我要告訴你們,法之嚴峻如是,道之律行如此。修行的人以法持身,自然如此,並無逾越不逾越之考量,也沒規矩不規矩的煩惱。直心而住,如此而已!這位師父打板、念經、吃齋、苦修了大半輩子,仍然沒半點消息,唉!點他一兩句吧,若能有所幫助,不敬之罪我就扛下了,也算值得,不是嗎?

所以,你們若想修行,也應該在日常生活中學著鍛鍊「直心而住」。試著讓自己坦然無欺,面對生活中的事情盡量坦蕩誠實應對。是怎樣就怎樣,對就對,錯就錯,可以就說可以,不行就委婉但明確地告訴對方不行;心中不彎曲,試著不要說謊(對外人,對你的另一半,或對你的小孩,都一樣),不要找理由遮掩;試試看,到了一定程度後,你會覺得海闊天空,心中很舒服。

其實教人直心而住的生活哲學我們在高中時就接觸過了,還記得嗎? 論語中有一篇故事,子路的鄰居有一天向子路借鹽,子路家裡的鹽正好用完了,於是熱心的子路向鄰居解釋後,便告訴他:「沒關係,我的朋友就在附近,他家裡有鹽,你等我ㄧ下,我去借給你。」,孔子聽了之後,便罵子路「虛偽」。並告誡弟子們,做人不應如此彎曲,有鹽就借,沒鹽就告訴他沒鹽了,就這樣!不需矯情多事也。現在知道了嗎?孔子真是修行的人啊! 沒有錯,就這樣!修行人的心性常常顯現在這句話中:「就這樣」!就這樣,就是直心而住,心不彎曲是也。因心正直故,遠離顛倒、是非、煩惱。

我們雖知孔子為至聖先師,其待人治事的生活哲學被奉為圭臬,但鮮少人知道孔子的修行成就。歷史上雖記載孔子曾就教於老子(傳聞老子乃道教三清道祖之一…道德星君的化身轉世),但結果如何,卻未被注意。然而孔子確實曾對自己修行的證量加以公開言說,只是外行看熱鬧,內行看門道,大部分的人仍難窺其堂奧。今天我為你們解說如下,也可當做另一種佛法知識的分享。

子曰:「吾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順,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」。意思是說:孔子三十歲開始獨立處事,四十歲達到不惑的修養。其中的「不惑」,是指對生活中的人、事、物及生命中的各種現象,與道理都能通達,沒有疑惑。當然,術業有專攻,孔子不可能完全知道化學物質的化學反應,也不可能同時知道地理學中地層的構造與演變的機制,更不可能知道植物百草的名稱和藥性,當然更不可能知道動物器官病變的醫學專門學問。故知,其所言之「不惑」,並非對各種學問都廣博通達,而沒有疑問;而是指對生命中萬事萬物演化,與運作背後主要的道理,已經完全明白、掌握的意思,也就是俗話所說的:「一理通,萬理通」。由於對生命萬相本源的道理已經通達,故才敢說對現象界的一切及其演化的道理都無疑問了。因為最本源的那個「一理」既然通了,那麼由它演變出來的大千世界的萬物「萬理」,當然也就都通徹無礙。這就到達了佛教修行境界中「開悟」的階段,也就是「悟道」了。悟道了!本源懂了,什麼都懂了,道理通了,而且是一通百通、萬通,全部都通,故再也沒有疑惑了,所以敢說自己已到達「不惑」的境界。孔子表示四十歲時,已明心、悟道而「不惑」了,但「見性」了嗎?還不一定! 注意喔!佛學的重要知見來了,「明心」和「見性」是隸屬於兩個不同的境界體驗。一般人「明心見性」連在一起,朗朗上口,那是當做成語來說,不懂修行;但很多修行的人也都如此,全都搞不清楚,實在可惜,這都是因為修證不明的緣故,故能完全掌握此間義理者已經不多,約有兩種人能知道這些差異,第一種人,懂得教門學問者;第二種人,真正明心見性的悟道者。

研究教門學問的人,他可能從佛經的整理中發現,佛教把修行人的修行境界高低(即”證量”)分成52個位階。從凡夫地開始修行,隨著修行的道行漸漸升高,直到成佛,共有52個階級;其中第16個位階稱為「六住位菩薩」,即是開悟明心的位階,亦即俗話所說的「悟道了」,或「開悟了」(按:悟道的位階位於六住位~八住位菩薩的位階範圍之間);佛教的專門用語叫做「見道」,道教則說成「得道」(基督教徒所說:「當那一天到來時,我終將明白上帝的意旨!」,上帝的意旨就是指這個)。「六~八住位菩薩」就是證得了「見道位」,開了五眼中的「慧眼」。因為得了萬法實相的智慧,故曰開了「慧眼」;其他還有四種眼,曰肉眼、天眼、法眼、佛眼。 肉眼人人都有,另外三種眼各代表不同的修行境界,真正修行到了一定程度後,還要有機緣才會開啟。

第20個位階,稱為「十住位菩薩」,才是「見性」的境界,在大般涅槃經裏佛說十住位菩薩因為具備兩種莊嚴故能眼見佛性,一者智慧莊嚴,二者福德莊嚴。所以能從經教教義中了解此學問者,便知道「明心」和「見性」是兩件事,因為代表兩個不同的修行境界,在佛教判位當中,分屬兩個不同的證量位階。但是如果你再問這個懂得教門的人,「明心」和「見性」的兩個境界差在哪裡?感受有何不同?要怎麼修,才能從六住位爬升到十住位?那他就答不出來了,保證難倒他!除非,他是第二種人,已真正證得這兩個境界的修行者,才能知道。所以,這裡可以順便再介紹一個重要的佛學觀念給你們,那就是「境界性」! 佛經當中談及許多法理的內容或現象,其實都是「境界性」的,沒有親身證入那種境界(也就是沒有證量),就無法親身體驗那種境界,是無法真懂佛經裡的真意的,這叫做「境界性」。講經的法師若無此境界,就只能用想像去揣測經義,很多的法師在講經時都淪於「望文解義」的層次,所以教給學子的佛法,到最後都只是一種修身養性或繞著世俗道德仁義轉圈圈的學問罷了。殊不知「佛法」非僅是一部「道德律」,也不是只有修身養性的「生活哲學」而已;若僅如此,中國五千年來各家孔孟學說與四維八德各派道德顯學,早已氾濫成災,並成為中國人處事的依據,何須印度一位釋迦摩尼,再來畫蛇添足教導群眾道德倫常與生活哲理呢?然此皆因現今之各大法師未能如實證得,未獲「見道位」的證量,無法親證佛法中的各種深淺境界,就開始招收信徒,廣泛教學,故佛法真意已漸漸隱沒矣。

回到主題,孔子四十而不惑,證明其個人修行可能已達開悟之境界。「五十而知天命」,當然是更進一步的境界。「知天命」是「知天」和「知命」兩件事,而不該只是一般所說的「知道我的天命」這一件事而已,否則層次將低於四十歲的不惑之境界,邏輯上不通,哪有人越修越回去的。但「知道我的天命」這種境界其實也是不錯了,有兩則故事是這麼說的:美國演員湯姆漢克斯主演的電影「阿甘正傳」中,阿甘在無厘頭地慢跑跑遍大半個美國之後,有一天突然覺醒,他終於知道自己的天命,所以甘之如飴地回家了。有一位李敖30年前輔導的雛妓,有一天逃走了,他寫信告訴李敖:鐘鼎山林,人各有志,她發現她的天命就是去服務男人,讓他們得到快樂,所以她瀟灑地拍拍屁股走人,不再接受心理輔導了。因此,「知道自己的天命」只是找到自我而已,是每個人成長過程中自我追尋的目標,但還不能成為聖道。故知,孔子五十歲時知天命,一定不會只是這種淺薄的境界而已。

「知天」者,指天;「知命」者,指人。命者人命也,人也。故「知天、知命」真正的境界就是指「知天與人」,也就是通曉天、地、人三才之因果、輪迴、宿命、關係…等互相牽引演化的宇宙生命現象之道理,這才是「知天命」!在五十歲這個階段,孔子懂因果輪迴了,懂了宇宙天地之間各種生命體的業力關係,彼此相生相剋、如何牽引、如何發生作用、如何互相影響、如何相互轉化,如果他了悟的夠徹底的話,甚至還能進而了解到全體宇宙生命由來的源頭,及其後生命現象的衍生機制,生命如何演化成宇宙萬象的情形,及全體大機大用的內涵。這樣就真的是知天也知命了。

總之,到了這裡,孔子是已經證得般若智慧了。注意到了吧,以上我所說的就是佛經上或你們平常聽到的「般若智慧」!「般若智慧」按照文面上字義解說,般若是「到彼岸」,也就是「橫渡生死之河,登陸不再生死的那個對岸」的意思。故佛陀教導我們的不是一般世間如物理、化學、社會、經濟、地理、歷史、倫理與道德,及健康教育等等的世俗智慧,而是出事間的、橫渡生死的大智慧,佛經上的專有名詞稱為「般若智慧」。而上述孔子四十及五十歲所修煉參悟的境界內容,就是「般若智慧」。我在此已為你們全盤托出,綜觀佛教經典與市面上諸大法師的論著,很難找到這麼白話、簡潔、易懂而詳實的解說了,若不信,以後你們自己去博覽群書,就會知道。

綜觀佛教三藏十二經,大、小乘修法要義,佛陀的教理其實只有兩條路線,一為修證般若智慧,以「證悟菩提」,簡稱「菩提道」;另一為修斷煩惱轉化習氣,以「解脫煩惱」,簡稱「解脫道」。「菩提道」就是教導學人要證悟菩提智慧的道路(方法),上述所說的般若智就是菩提智慧的一種,但只是基本菩提,菩提智慧分屬的層次還很多,以後有機會再慢慢介紹。 「解脫道」是教導學人在證菩提智慧之外,還要修煉斷除業障習氣的各種煩惱結的方法。譬如貪的業力習氣(習氣就是長久以來薰習養成的慣性力量),貪睡、貪吃、貪財、貪色、虛榮…等等;譬如嗔的業習,如喜歡發脾氣,遇到不好的境界(事件或環境)就生氣,甚至嗔恨別人。 孔子四十至五十歲修行的成果,屬於菩提道的範疇,六十而耳順、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,卻是屬於修行「解脫道」的成果。所以,六十耳順是指不論耳朵聽到任何不好的事情、責難、侮辱、毀謗…等等,心理不起波瀾,不生氣,甚至也不起分別一念,心理依然平順如常,故稱為耳順,也就是不再受外來境界的影響,而動心起念了。這就能解脫了,包括生死。因為對心的本質而言,生死也是一種境界的感應與流變而已,並非真的有「死」這種真實存在。

七十從心所欲不逾矩那就成聖了。怎麼做都不會錯,嘴巴講的、心理想的、行為做的、甚至睡覺夢的都不會錯,上沖下洗左戳右揉也都不會犯戒,這個就真的給他厲害厲害了!所以人家後來稱他為「至聖」嘛,而我們就是只有「至凡」而已。(按:「至」者非常也,「凡」者煩也。至凡就是「非常煩」的意思,所以我們凡人對於人生的種種真的常常感到非常煩,不是嗎?)

 

林勝義

2007.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