見   鬼

 

Dear C君:

我在意識清醒的狀況下見鬼的經驗首次發生於民國85年,直到96年的現在,11年間見鬼的歷程對心理共發生了三種不同層次的變化。

開始時,大兒子才出生不久,為了照顧孩子,舉家從高雄搬回永安的丈母娘家居住,那時候已有跡象顯示我具有特殊的因緣,但由於自己尚未修行,對「法」毫無所知,特殊的能力也尚未明顯開發,故對整個來龍去脈還是渾沌不明。有一天夜晚,我睡著後做了夢,夢中忽見男女老少數十個鬼魂一起向我走來,我嚇得驚慌失措,這些鬼魂面貌宛如平常人家,並不可怕,但由於我知道他們是鬼,自己還是嚇得胆颤心驚,立即轉身逃跑,鬼魂們見我逃跑竟一窩蜂地在後追趕,我邊跑邊回頭看他們,只見每個鬼抬起雙手,向前伸長雙臂,口中不斷發出哀嚎之聲,像似乞求救命一般,但我還是害怕,不及細想,只一味拼命地奔逃;跑到一個小學的操場,群鬼還是緊追不捨,操場邊有許多用鐵管做成用來給小朋友攀爬娛樂的動物造形雕塑,我沒地方逃了,只好爬上那些鐵管長頸鹿,繞著彎曲的環形鐵管,邊爬邊逃,有一些鬼也跟著爬了上來,長頸鹿下面則有更多的鬼聚集,紛紛向上伸直手臂亂抓,我已爬到盡頭,無路可退,終於一個閃失,掉了下來,底下的群鬼捉住了我,就在此時我嚇得醒了過來。

醒過來後始知是夢,鬆了一口氣,但仍驚魂未定,這時候我側躺著;突然,我發現有一個人,直挺挺地站在我的背後,直視著我,不發一語。我想翻身看他,卻發現全身僵硬,動彈不得,我睜著圓愣愣的眼睛看著牆壁,就是無法轉身;剎那間我終於清楚地驚覺,他並不是人!

這時候我已完全清醒,確認自己不知何因無法翻身(或不敢翻身),也確認背後站了一個鬼,真正的鬼。一股冰寒刺骨的冷由腳底往上竄升,經過脊椎,直達後頸,那種徹骨的寒冷和極度深層的恐懼,襲遍我的全身,至今想起仍然心有餘悸。我嚇呆了,無法思考,只能側躺著。他開口說了話,我卻聽不到聲音,但能清楚地感應到他的意思,他告訴我他是我的岳父,現正受苦,要我幫他。我心中驚恐地想著,怎麼可能?岳父人還活著,他到底是誰?要我幫他?我都快嚇死了,怎麼幫啊!接下來幾秒鐘腦袋完全空白,我只記得一味地害怕和發抖,什麼話都講不出;片刻之後,我發現他離開了,我全身向洩了氣的皮球一樣,翻過身來平攤在床鋪上,一動也不能動,然後在恍恍惚惚之際沉沉地睡去。

隔日,我將遭遇告訴幫岳母家裏安神位的術士,他說那是岳父另外的一條靈魂,然後便開始語焉不詳,扯東道西起來;但當時自己也不知該怎麼辦,不疑有他,只能請他燒些冥紙,便草草了事。現在想起來才知道夢中的許多鬼魂和岳父的另外一條靈魂,其實是求我幫忙超度他們,只是當時自己肉體尚未修行,渾然無知,但因緣已至,靈體天光已露,故靈界許多鬼魂看見我的光明體,乃紛紛前來求救,只是當時自己不知而已。一星期後,岳母家裡進行安置神位,觀世音菩薩聖像開光時,在我身上發生了奇蹟,現場的友人與家人見證了不可思議的事情。我的宿世修行因緣因而開啟,其後二年開始勤讀佛書,無師自通,如入無人之境,日月精進,不分晝夜,行住坐臥皆沉浸於佛法之中,此時期開始通靈,終日見佛、菩薩與眾神示現,見鬼經驗幾無。再過一年,姐夫不幸因病去世。此時我已學會往生咒和大悲咒,並有一次唸大悲咒水的神奇感應事蹟;因此,我決定帶著佛珠前往台中為姐夫助念。

姐夫的骨灰甕迎回家裏,暫放於二樓客廳的桌上,規劃於隔日的良辰吉時才進入靈骨塔安置。當日夜裡家人全在三樓休息,我拿著佛珠獨自下樓,盤腿坐在骨灰甕前面,與姐夫通靈;當時我雖已開眼,能見鬼神,但耳朵的功能尚未開發,因此無法聽見他們說話,只能靠心電感應,完成溝通。由於姐夫生前喜歡佛法,但因家族事業繁忙,有心無力,未能修習靜坐禪定,故我請他(的靈魂)和我一樣坐下來,教導他攝心淨念的方法。雙方坐定後,我開始念往生咒,並迴向給他。我閉起眼睛專心一意念咒,念著念著,數分鐘後,漸漸進入念而不念,不念而念的半入定狀態,……108遍念過了,佛珠已環繞一周,我再接再厲,再念一周遍…,持續念咒聲中,我稍微調整一下兩腿的姿勢,避免酸麻,並稍稍開眼,呈現三分眼的半開闔狀態;突然,驚見在前方桌子下方有四條人腿,一雙是古時候老太婆的腿,穿著古時候女人的黑色布包鞋,鞋套上方滾著艷紅色的小花圖樣,腳踝處穿著白色棉布的桶襪,黑色長袍,長及腳踝之處;另一雙腿則相當類似,但看得出來是老公公的鞋樣,身穿藏青色長袍。這景象並非模模糊糊,或若有似無,而是清清楚楚如真人的腳站在我眼前,電光火石之際我便知是「鬼」。由於心理沒有準備,又處在心境已極為沉靜的半入定狀態,突然看見鬼腳,嚇得我心臟移位,在咽喉之處翻跳,除了恐懼之外,耳朵只聽見劇烈狂亂的心跳聲,一口氣換不上來,差點昏厥死掉。我用力深呼吸,調整呼吸頻率,努力把自己救回來,再抬眼看一下,四隻腳還在,但我始終不敢看上面的身體,眼光只停留在小腿的高度而已,更別說這兩個鬼的長相如何了。我的心跳還是撲通撲通地狂跳不已,心中恐懼已極,只能低著頭一直深呼吸,同時閉著眼強力壓抑恐懼,大聲念咒語,專心致力於咒音上面,完全不管、不想前面的事情,……,數分鐘後,我較能鎮定了,稍微張開眼睛偷看,鬼腳不見了,我趕緊停止念咒,收拾東西,也不管我姐夫到那裡去了,拔腿開溜爬回三樓去也。這是第二次較刺激的見鬼經驗,也是嚇得魂不守舍,毫無道行的狼狽模樣。現在才知道,當時誠心念咒確實是很有功德的,所以引來姐夫家不知那一代的老祖宗前來要求超度。當時我因為知見不足,慈悲心又不夠,而西洋和東洋電影的鬼片看太多,受到嚴重的誤導,故心生恐懼,至功虧一簣也。這是第一階段,見鬼就像看恐怖電影一樣,心中駭然萬分。

再經過一年,我默默地潛伏密行,功夫大有精進,念佛法門的修證已親證念佛三昧,修習禪定進入二禪境界,般若智慧更是百尺竿頭,一日於思維義理時逢機破參,終於悟道,進入見道位;三個月後於走路走到一半時,親證「眼見佛性」之境界。隨著修行證量的突破,諸佛菩薩與眾神開始大量授我法器與功夫。其後我開始在廟裏幫神明辦事,求助的信眾很多,光怪陸離的各種鬼神病症通通上陣,這個時期因為幫信徒解決因果病,及各種鬼魂干擾等問題,專門和鬼魂及地獄閻羅王眾神打交道,時間維持3年,見到的鬼比人還要多,對於「鬼」這種事根本見怪不怪了,恐懼感早已在忙碌與不知不覺中徹底消失殆盡。

民國90年夏天,我和家人第一次參觀西子灣的英國領事館。當天風和日麗,我們爬上階梯之後,映入眼簾的就是位於階梯頂端的十八王公廟,我入廟裏燒香拜拜,看了一下正堂供奉的十八王公神像…,咦!沒有消息,心想這十八王公大概到別的地方忙事情了吧,半個人都不在家,神像裏沒有一尊神在家。這年頭不只人很忙,看起來神比人還要忙、還要累,唉!真不是「人」幹的。參觀完領事館便打道回府了。晚上,大夥兒齊聚岳母家用餐,大姨子也剛從溪頭的夫家回來,拿出特產和家人大快朵頤…;散場後,我回到家裡,一個人上樓洗澡,洗到一半忽然覺得全身發冷,肌肉開始顫抖,我覺得不對勁,趕忙擦乾身體穿衣服走出浴室,只覺得全身一陣陰寒,如入冰庫之中。我飛快地衝上床鋪,躲入棉被裏,不停地發抖,牙齒咬的震天價響;我的身體不停地失去溫度,全身的顫抖越來越厲害,雙手也因過於用力緊握而疼痛不已。我出聲叫老婆上來,她看見我全身蜷伏縮成球狀,包裹在大棉被裏,起初覺得很好笑,但問我怎麼回事,卻發現我幾乎無法回答,才知道事情嚴重了。我告訴她現在我所有的皮膚上的毛細孔都像插入千萬支針,只要我動一下,所有的細胞都會劇烈疼痛,我請她去衣櫥拿出雪衣和冬天的絨布長褲,幫我穿上。老婆既擔心又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,畢竟現在是高雄的7月,室內溫度沒有32度也有30度,但她在我的央求之下還是照辦了。我像太空人一樣慢動作地花了5分鐘才穿上雪衣,再蓋上兩條棉被。我心想可能是大姨子從溪頭山上回來,跟來了山上的一堆孤魂野鬼吧!老婆聽我這麼說,怒火攻心,電話馬上擂到隔壁,對大姨子不分青紅皂白地劈頭臭罵一頓,大姨子趕火似地跑了過來,見到異狀只能一臉愧疚,亦不知所措,因為誰也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。

老婆倒了熱開水給我喝,還是沒效。就在此時,我突然看見4、5個嬰靈(嬰兒的靈魂)爬到我的身上,我無力起身,只能用心念問他們從何而來?要幹什麼?他們不回答,只一味地張口咬我;就在這個時候,突然有一隻狼犬爬上來,張口刁起這些嬰靈,將他們咬走,但這些嬰靈又爬上來,狼犬不停地把他們咬走。我努力將蜷伏側躺的身軀轉過來,平躺於床上,竟看見床邊坐著一排的狼犬,大概有5、6隻,我突然靈光一現,開口問他們:是不是「十八王公」?(即18隻狗神),他們點頭示意。我不經嘆息,怎知我今夜遭此劫難,生死之際,只因下午去了一趟英國領事館旁邊的十八王公廟參拜,他們現在卻趕來救我,令我心中好生感激。我謝了他們,但見這些狼犬神一個個蹲坐在床邊,眼露憂色,卻也無能為力。此時嬰靈不見了,忽然出現了一女三男,年紀約莫四十出頭,長相與穿著看起來像明朝或宋朝那個時代的一般百姓。女的走到我身邊,表示願意幫我,便拿出一包金黃色藥粉,加入少許清水混合,然後塗抹於我的胸口;我謝了謝她。但我突然覺得全身又劇痛起來,趕緊低頭看我的胸口,只見數十條青黃紫白的蟲,正在啃蝕我的胸口,胸膛的肉已是一片潰爛,我大吃一驚,只能無力的大喊:「大嬸啊,妳到底是救我,還是害我!?」,此時這三個人開口了,說明抹在我胸口的是毒藥,他們是我以前害死的人,今天來索命。我終於明白了事情的真相,原來是我的因果報應來了,難怪十八王公也只能在旁邊坐著乾著急,救不了我。我趕緊出聲告訴來者,我這一世已皈依佛祖,發願修行,什麼事都不求,普世價值已隨風遠去,雖身在紅塵,但心已出家,一年前我已證入見道位,成為悟道的賢位菩薩,故請別傷害我,否則會罪入地獄。我願意對過去世之罪愆負責,我可以跪在地上向你們懺罪,但請放過我,讓我把握今世的時間,讓我好好修行吧。我非有錢之人,家徒四壁,沒有東西可以給你們,但我會請廟裏的神明做主,為你們進行超薦,度你們前往西方極樂世界。不料,我話一說完,胸口的蟲便不見了,他們竟然馬上答應了我的請求,也立即消失不見蹤影。我由老婆和大姨子攙扶著一步一步慢慢走下樓梯,老婆開著車,在凌晨1點的時間,載我前往廟裏請神明幫忙超度亡魂,才化解了我的冤親債主索命危機。這是第二階段,見鬼已不再害怕,知道他們都是需要人幫忙的,因為絕大部分的鬼都是落難的,或有冤屈,也都很可憐。

回首來時路,一切好像自然而然地演變到這裏,但細數這當中的過程,其實卻是驚濤駭浪,曲折離奇的。其中有一些道理值得跟你們分享。第一,鬼其實長得並不可怕。電影演的那種恐怖影像大多是誇張渲染,鬼的長相完全和正常人一模一樣,我們會覺得害怕,完全是自己錯誤的心理認知所致。第二,慈悲心的養成會讓所有的鬼都敬畏你,並以良善的面目和你接觸;因此你根本看不見長相恐怖或死狀淒慘的鬼的面貌。截至目前為止,我所接觸過的鬼已逾千百人,可粗分為四類:一為不知歸路的孤魂野鬼,二為平常百姓家剛過世而未獲超度者,三為枉死或自殺之鬼,四為來自地府,對陽間之人索討因果的鬼。若要論及可怕的程度,上吊自殺之女鬼為最,因為他們的樣子很像電影鬼片裏的情形,幾乎都是全身白衣撩地,長髮覆面看不見長相。但他們會把頭髮蓋在面前,並非為了嚇人,而是因為羞愧,因為要遮掩脖子上那條猶如詛咒般永遠脫不掉的繩子。為了要化解他們慚愧的心理,我都會告誡他們:「若想求我幫忙,就不要裝成一副嚇死人的鬼樣子,一點做人的禮貌都不懂,到旁邊去整理儀容,再來見我!」,這時候他們就會轉身,梳整頭髮,並往後綁好,然後露出溫良恭儉讓的面貌,重新站到我的面前。誠如我剛才所言,這個時候你就會很清晰地看見他的脖子上套著一條繩子,通常我會幫他把繩子解下來,解除他的痛苦,但也會告訴他,並非你們這些鬼魂來找我,我就會幫你們超度到西方極樂世界,這是不對的!因為自殺之業乃屬重罪,當墬入地獄受苦,故我必須送你們到地獄服刑;然而,這才是幫你們徹底解脫的唯一道路。否則你們將永遠是孤魂野鬼,繼續過著孤苦無依、餐風露宿、風吹雨打、驚恐不安的乞丐生活,並得時時提心吊膽,躲避地府巡邏官兵的追緝,一旦被抓,判刑絕對比現在自首來得重。如果願意趁這次機會由我帶你去自首,而且能真正懺罪,願意誠心為自己自殺的不負責任,到地獄接受勞役苦行(做苦工),藉以消除罪障,然後向閻羅王稟明未來世願意修行正法,那麼刑期一滿,將可不必再「轉輪台」,重新投胎去六道輪迴,屆時地府的官兵會帶你再來找我,我可以超渡你前往西方極樂世界往生,你將在那裡以蓮花為父母,重新化生為人,在天界生活與修行。

到目前為止,每一個前來請我救度的自殺者,竟都能聽我勸告,終至功德圓滿。直到現在,還沒有失敗的案例發生!我的經驗給了我很大的啟示,其實只要我們能認知鬼魂的痛苦,認知鬼魂的孤苦無依和徬徨失措,不論是徘徊無知的鬼、討債或索命的鬼、自殺的鬼、或犯錯脫逃的鬼,他們絕大多數都相同,都是痛苦的!我們若能以慈悲的心情體諒他們,幫助他們,所有的鬼都將宛如我們過世的親人一般,都是可親的,所以也就沒有恐怖的鬼,或足以令人害怕的鬼存在。當然,如果你問我,這個世界都有壞人了,難道靈界就沒有壞鬼嗎? 沒有錯,也有壞鬼,就是地痞流氓! 勸不聽的,而且沒有原因,卻執意做壞事。這種的沒有辦法,我試過了,規勸無效的,就是抓起來,然後送地府管訓,以免傷害無辜。但這種鬼較少和陽世間的我們發生牽連,除非個人素行不良,道德低落,行為敗壞,常徘徊於不良場所,由於自己心性不良,造成自己的靈體能量已變得殘破缺失,才會受其侵擾,引鬼入體。

至於第三階段見鬼的經驗和心理的轉折,已變成大無畏和大慈悲的心境。所接觸的鬼魂幾乎清一色都是請求我救度他們,或替他們平反或做主。他們來的時候大多會跪地或合掌膜拜,對於他們,我只有憐憫;心中感慨,可憐的眾生,不論是活是死,其實都在苦中。這些經歷將留在”念佛篇”時,再做詳述。

林勝義  2007.10